<cite id="huvmx"><legend id="huvmx"></legend></cite>
  • <acronym id="huvmx"></acronym>
  • <input id="huvmx"><rt id="huvmx"></rt></input>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BAT重塑夢工廠

        早在2014年,中國第一代民營電影公司老板、博納影業CEO于冬就曾“預言”:電影公司都將給BAT打工。

        變化悄然顯露在北京國際電影節上。

        三年前,第六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式上,6位中國電影大佬同框亮相舞臺,他們是萬達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博納影業CEO于冬、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樂創文娛CEO張昭、安樂總裁江志強、華誼副總裁葉寧。

        但在前幾天的2019年北影節開幕式上,大佬們齊刷刷消失了。幾天后,4月17日的一場官方論壇里,華誼兄弟CEO王中磊現身了——作為唯一到場的傳統影視公司大佬,參加“互聯網電影主題論壇”,這也是北影節在辦到第九屆時,首次新增的論壇主題。在這場論壇的嘉賓介紹里,王中磊排第三位,前兩位分別是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兼淘票票總裁李捷。

        早在2014年,中國第一代民營電影公司老板、博納影業CEO于冬就曾“預言”:電影公司都將給BAT打工。只不過,過去五年,中國老牌電影公司們從未真正給BAT打過工。

        牌桌上,諸位娛樂大亨暗自較量,既有共同的敵人,也各懷心思。他們分別是最會做生意的于冬、最愛交朋友的王中軍、記者出身的王長田、學術大師張昭,以及半路殺來的前首富王健林。曾經,桌上并沒有BAT的位置。

        眼下,影視創作領域的后起之秀令人驚嘆,他們一邊收獲成績,一邊謙虛言謝。用圈內人的話說就是,比起恃才傲物的第五代(導演),年輕人想得很清楚,也更懂得合作。在挑選合作對象時,很多人選擇與互聯網巨頭在同一張桌上談笑風生。

        過去幾十年里,沖擊奧斯卡、與好萊塢平起平坐,是幾代中國影人的夙愿。今年3月,阿里影業作為重要出品方之一的《綠皮書》獲最佳奧斯卡影片。騰訊影業的名字也和漫威、華納、派拉蒙等好萊塢大廠頻頻綁定,出現在《神奇女俠》 《毒液》等大片的出品方名單上。

        互聯網正在爭奪藝術殿堂內的榮光,并逐步在商業上占據優勢,滲透進電影這個傳統行當的最后一片城池——用全新的牌桌規則。

        失守

        春節后的國產電影市場一片冷清,一季度票房大盤較去年縮水16億元。市場萎靡了近兩個月后,各大影視公司相繼發布一季度業績,又將不太好的情緒蔓延:光線傳媒預計Q1凈利潤同比下跌逾94%。實際上,從2016年開始,光線的營收就已經陷入困境,同比增長從13.66%、6.48%一路下跌到-17.23%。

        同樣的問題,也在華誼身上出現。根據財報,華誼兄弟2019年Q1預計直接虧損在9172萬元至8672萬元區間內。從2016到2018年,華誼營收變化是-9.55%、12.64%和-1.23%。其中2017年那次正增長,主要得益于《芳華》 《前任3》等多部爆款影片,但這樣的年份無法人為復制。

        傳統影視公司業績過山車已經不是新鮮事。過去,各大影視公司會通過發展電視劇、經紀、投資等方式穩住數字。現如今,困擾更多來自如何找到新的收入來源去突破天花板。

        互聯網影視則蹚著一條全然不同的商業道路:搭建互聯網基礎設施、為合作伙伴做互聯網宣發。幾年摸索下來,阿里影業收益曲線呈現緩慢爬坡:2019財年上半年經營凈虧損達1.54億元,較上一年同期的4.31億元大幅縮窄64.1%。

        “中國沒有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但中國有阿里和騰訊。”4月17日的前述論壇后的采訪中,李捷認為,互聯網和傳統電影公司其實是同一類,只是路徑不同。好萊塢有傳統的六大電影公司。在中國,即便是頭部的電影公司也很小,但阿里和騰訊足夠大。因此,在未來中國電影發展的路上,互聯網巨頭要承擔的責任注定不一樣,“這是和好萊塢全然不同的情況”。

        時間倒回數年,話語權還不是這樣的。2006年,馬云入股華誼兄弟,一度持有13.5%股權,僅少于王中軍、王中磊兩兄弟。那時,他曾問王中軍,“你是想賺錢,還是想做中國的時代華納?”王中軍說想做時代華納,馬云表示認可,確定了投資,并告訴王中軍要學會重塑商業模式。

        雖然嘴上說著向互聯網學習,好幾年時間里,除了掙快錢,王中軍們還是沒蹚出新模式。在美國等發達市場,除了賣電影票,院線后市場(影院以外的其它發行渠道)可達到院線市場的1.8倍;但在中國,所有互聯網發行渠道的收益加起來,也只有院線收益的20%。

        對此,愛奇藝會員及海外業務群總裁楊向華的理解尤為深刻,“愛奇藝從誕生至今,一直在商業模式上探索。”他認為,未來幾年,電影在中國的互聯網播放市場及其它市場加起來,也能達到院線票房的1.8倍,“互聯網能帶給電影行業的改變還有很多”。

        “很多”其中就包括最直接的威脅:帶走電影公司的籌碼——中國具有創作力的電影導演。為此,于冬曾抱怨,“中國導演現在成了全世界最享受的導演,他們越來越沒有預算限制,越來越不用聽制片人的話,因為現在錢多,導演們坐莊,拿著劇本、創意在融資”。

        越來越多的年輕導演,正經歷前輩們不曾有過的時代:動輒上億元的投資款項、業內頂級的演員、編劇和制片人為他們忙前跑后。不論在財力、物力和人力規模上,擅長大力出奇跡的互聯網業正重新培育創作者的環境。

        大洋彼岸的好萊塢亦是如此。一方面,《復仇者聯盟》  《正義聯盟等》傳統好萊塢系列正批量復制;另一方面,許多主打藝術性的獨立電影正在美國爆發,在他們背后,是Netflix、亞馬遜等互聯網勢力。

        暢銷排行榜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