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uvmx"><legend id="huvmx"></legend></cite>
  • <acronym id="huvmx"></acronym>
  • <input id="huvmx"><rt id="huvmx"></rt></input>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秘難求:離職潮下的市場化進程

        伴隨著董秘專業化程度的提升、職業版圖的愈發寬廣以及薪酬差距擴大的推波助瀾,董秘的流動性進一步加劇。一批正值壯年、學歷水平較高、綜合素質能力較強,且具備與資本市場對接能力的董秘開始出走。而另一邊,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發展、IPO的提速以及上市公司數量的增加,帶來對董秘的需求日益旺盛,董秘也因此成為職場中最受供求雙方垂青的熱門職位之一。隨著供需雙方的規模形成,董秘職群的市場化已經到來。

        董秘職群的市場化不僅有利于董秘職群地位的提升,也有助于改善董秘的生存環境。然而也有資深董秘對此表示擔憂,人才的加速流失、流動性過剩,不利于資本市場的穩定和上市公司的治理和規范運作,從而導致董秘職群年齡的斷層。因此,如何從機制上防止董秘職群人才流失、加快第二梯隊建設,正成為董秘職群市場化給上市公司乃至整個資本市場帶來的新課題。

        自2004年新財富開始關注董秘職群開始,職業化、市場化就一直是董秘們最關心的問題。因為加快職業化是董秘的出路所在,而實現市場化是董秘職群得到市場認可、實現自身價值和地位提升的重要途徑。

        在2007年的“新財富金牌董秘”評選調查中,董秘群體認為,市場化是董秘職業發展的方向。但由于供需雙方條件不成熟,僅僅在中小板企業出現了董秘“市場化”的苗頭。十年后的今天,董秘職群已經從最初公司內外受壓的“弱勢”職群,發展為具備較高專業性的綜合人才,并成長為一個真正的職業群體。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IPO的提速也為董秘提供了更多的職業發展選擇。

        2018年度的“新財富金牌董秘”評選調查,86.27%的董秘都感受到了董秘職群的市場化趨勢已經形成,推動力主要來自于董秘專業化程度的提升、在上市公司中的作用越來越突出、上市公司數量越來越多、對董秘的需求量越來越大以及證監會監管趨嚴,對董秘專業度要求增加等。

        供需兩旺

        據新財富統計,2017年度,共有615位董秘離職。發生董秘離職的上市公司中,主板公司有320家,占全部主板公司的17.26%;創業板公司有122家,占全部創業板公司的17.18%;中小板公司有173家,占全部中小板公司的19.16%(表1)。

        在這批離職的董秘中,既有任職近20年的資深董秘,也有任職不足3個月的“快閃”董秘。新財富董秘名人堂成員、自1999年起擔任深賽格(000058)董秘的鄭丹于2017年12月21日離職;嘉麟杰(002486)董秘王傳雄于2016年10月25日上任,2017年1月3日便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董秘職務。

        雖然2017年董秘離職成為了各界廣泛關注的話題,但事實上以占上市公司董秘的比例來看,2017年離職的董秘卻是近5年來首次低于20%,離職董秘的數量和比例均在2016年達到了峰值(圖1)。

        中國人向來信奉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如同各行各業的所有崗位一樣,董秘的離職本是無可厚非的正常現象。但董秘職群近幾年表現出的高流動性,在許多業內人士看來,卻是董秘這一職群職業化與市場化的重要表征之一。

        與洶涌而至的董秘離職潮相對應的,是市場對董秘這一崗位的高需求,董秘正日益成為職場中最受供求雙方垂青的熱門職位之一。設有“董事會秘書”崗位的公司既有已上市公司,也有新三板公司、擬上市公司和尚未步入IPO的普通民營企業。僅以擬上市公司一項來看,Wind數據顯示,就有2526家IPO審核申報企業在排隊中。這也就不難理解2017年度諸如“100多家A股上市公司董秘崗位空缺,700多家上市公司證券事務代表職位空缺,一秘難求”、“新三板上演董秘挖角大戲,超300家掛牌企業爭搶持證董秘”等頻繁見之各媒體。

        看到這一缺口,以董秘職群為服務對象的培訓市場也逐漸興起,各種“董事會秘書實務操作研修班”、“董事會秘書資格考試培訓”、“董事會秘書的財務課程”、“董事會秘書實務課程”、“董事會秘書高級管理班”等線上、線下課程應運而生,有的培訓費高達上萬元。雖然這類培訓背后的推手魚龍混雜,如同如今眾多的公眾號董秘招聘信息一樣,但也從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市場對董秘的需求旺盛。因應這一形勢,新財富也將于本次評選同步推出“中國董秘聯盟”,為董秘搭建溝通、培訓、流動的平臺。

        崗位職能升級3.0版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造成上述“缺口”現象和大量培訓機構涌現的原因都在于,董秘的職能角色及職群特征都在過去隨著大環境而發生著顯著變化。

        在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初期,對具有中國特色的董秘職位,相關法律法規的界定還比較籠統,并且從字面上看,其處理的大部分屬于事務性工作,甚至有將“董事會秘書”等同于“董事長秘書”的誤會。在這樣的環境中,事實上不僅上公司內外部,甚至董秘自己都對這個崗位的職權認識不清。

        隨著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搭建,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董秘工作變得越來越具有專業性、共通性,資本市場、監管層、上市公司及董秘自身對董秘職業的共識逐漸形成。《公司法》、《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2)和《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2)等法律都明確了董事會秘書這一職位,并規定了相應的職責和職能。特別是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會秘書管理辦法》(2015年修訂)對董秘的選任條件、履行的職責、培訓及懲戒都做出了明確規定;深交所推出的《董秘信息披露實用手冊》(2015)以378頁的篇幅對董秘一職肩負的職能進行了詳細定義。

        與此同時,董秘的工作也完成了從1.0至2.0再至3.0時代的更迭。1.0向2.0時代的進化以2007年股權分置改革為分界線,此前2.0董秘的工作以信息披露、投資者關系管理和三會治理等常規工作為主,而此后市值管理職能得到了凸顯。而在如今的3.0時代,“資本運作”已經成為董秘的核心競爭力。這些職能和工作顯然已經不可能和最初一樣,由毫無證券市場經驗的辦公室主任、行政、人事經理兼任來實現。

        暢銷排行榜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