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uvmx"><legend id="huvmx"></legend></cite>
  • <acronym id="huvmx"></acronym>
  • <input id="huvmx"><rt id="huvmx"></rt></input>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垃圾分類,究竟誰是好榜樣?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史上最嚴”的垃圾分類法成了現象級的話題。許多外媒捕捉到了這一新聞,BBC發表文章稱,“中國上海的垃圾新規使這座城市‘抓狂’”。美國媒體Quartz則評論,“上海市民在垃圾分類新規實施后,正‘脫胎換骨’”。

        事實上,垃圾分類已經成為世界話題,許多國家在面對這一“靈魂拷問”時,也選擇了不同的應對方式。從盲人摸象到成為基本的生活技能,他們又經歷了什么呢?

        日本模式的破滅?

        去過日本旅行的朋友,可能對他們那里干凈整潔的城市街道有著深刻的印象。在日本留學兩年的葉涵天對《新民周刊》表示,垃圾分類在日本已經非常成熟了,他所在的小區主要分成了可燃、不可燃,還有玻璃、可回收等,“我一個人住一般只出產可燃,除了不能每天想丟啥丟啥,其他都還挺適應的”。

        如今在日本已經稀松平常的垃圾分類,其實源于一場持續八年的“垃圾戰爭”。

        1970 年,日本教育學家高橋敷寫了一本《丑陋的日本人》,歷數日本人“亂丟垃圾、隨地小便、從不排隊和‘在動物園亂喂長頸鹿’”等不文明行為。這些行為的背后,日本的經濟體量和垃圾體量同步增長,日本城市成了遍地垃圾的“骯臟都市”。

        為了改變這樣的局面,日本人發起了一場“垃圾內戰”,首發城市就是東京。

        據統計,1971 年東京 23 區的日均垃圾生產量約 14 萬噸,比起七年前增長了 76.78%。而且,增加的多數是不可燃垃圾,城市垃圾中只有大約三成可以通過焚燒處理。于是,當時的主管部門東京都清掃局決定開始新的垃圾處理計劃——都政府決定在各個區內建設新的垃圾處理場,可燃垃圾直接在處理場中焚燒,而那些不能焚燒的,就被統一運到南部填海處理。

        這個計劃很快就遭遇了挫折——被選定建設垃圾處理場的居民們公開質疑并反對政府的垃圾處理場建設計劃。最初的發動來自江東區對垃圾填埋的鄰避反抗,江東區在幾個世紀前就是舊城江戶的垃圾填埋地,那里的環境差到什么程度?1965年,江東區爆發了蠅災,有居民回憶,掛一件洗干凈的衣服出去,不到兩個小時上面就會歇滿黑壓壓的蒼蠅。

        為了解決垃圾帶來的困擾,1971年的9月,江東區政府決定反對其他區垃圾進入本區境內。還向其他22區以及東京都政府發出公開信,表示將拒絕那些來自無法做出明確答復的區的垃圾處理車。第二天,東京都知事美濃部亮吉在都議會發表演講,宣布了“垃圾戰爭”的開始。

        這是一場關乎老百姓、23區、東京都的社會博弈,接下來的幾年里,參與這場“戰爭”中的各層級政府以及普通市民,都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試圖形塑市政工程。他們最終達成妥協的結果,對東京市政建設所產生的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

        2019年3月14日,日本上勝町,工人在當地垃圾處理中心工作。

        2000 年“都區制度改革”之際,東京都把主要的垃圾處理工作全部下放到各區獨立開展。可燃垃圾的殘骸和不可燃垃圾最后再交由都政府組織填埋。

        2018年4月13日,印尼巴厘島,人們清理沙努爾海灘上的塑料垃圾和朽木。

        如果處理不了本區的垃圾,可以通過付費交易交給其他區處理。為了減輕垃圾處理的壓力,日本各區都開始鼓勵區民“減少垃圾消耗”和“垃圾回收再利用”。

        日本還制定了不同的垃圾分類標準,有些地方甚至要區分 20 多種不同類型的垃圾。

        但這套由于各地方群眾鄰避運動而形成的垃圾分類體系,就是正確的嗎?

        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教授曾在采訪中犀利指出,如今發展中國家拒絕洋垃圾運動,戳穿了發達國家以前搞循環經濟的“神話”。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日本,日本塑料、紙張固體廢棄物的本國回收還不足50%;日本廢塑料2017年出口量是143萬噸,有52%銷往中國,且垃圾處理的大頭是焚燒。“中國垃圾禁令發出后,東南亞諸國也加強了對廢塑料的進口限制,現在日本政府正苦苦思索著對策。”

        還有數據顯示:超過70%的日本垃圾,歷經曲折的分類收集系統,最終還是送去焚燒廠,一把火燒掉了事。

        因此,諸大建認為,總體看,發達國家垃圾處理系統整體要比發展中國家先進,弱在回收處理能力上。他進一步指出,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這些人少地多的國家,垃圾處理也是填埋為主、焚燒為輔。“紐約市的垃圾就是運到新澤西州或更遠的州直接埋掉,美國是世界上循環經濟搞得最糟的國家。”他認為,從地域原則看,垃圾不能隨便轉移,若非要轉移,必須拿出不污染出口國的解決方案來。

        從“循環經濟”的角度看世界垃圾問題的走向,“垃圾就地化解決”是一個重要的環境準則。在諸大建看來,真正把循環經濟做好的國家,德國算是一個好的榜樣。

        德國模式兩點可學之處

        今年是錢康在德國學習的第二年,他還記得剛到德國面對垃圾分類時的一臉懵,不過現在這些對他已經是小菜一碟。“其實習慣了也沒多復雜,廚房里放兩個垃圾桶,一個扔濕垃圾,一個扔食品的塑料包裝盒,客廳放個紙袋或網購的紙箱用來放廢紙和包裝紙盒,寶特瓶存著定期去換押金。做到基本的干濕分離,可回收物分離,其實挺簡單的。”

        垃圾分類,最重要是不要矯枉過正,錢康向記者表示,偶爾有一些不知道該怎么扔的垃圾,只要不是有害的,扔干垃圾也沒事,“如果要求每一個垃圾袋都做到100%分類正確,這帶來的生活成本和行政成本太高了,大部分普通人能做到七八成的正確分類,對垃圾處理而言就已經很有幫助了”。

        暢銷排行榜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