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uvmx"><legend id="huvmx"></legend></cite>
  • <acronym id="huvmx"></acronym>
  • <input id="huvmx"><rt id="huvmx"></rt></input>

        •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青年家教的“圍城”現象

        “最近真的太難受了,一周7天,每天差不多6個小時,一直在上課!真希望到下個月我的日子能夠輕松一點!”今年23歲,在華東師范大學讀研究生的小天(化名)對《新民周刊》記者說道。接受電話采訪時,小天的聲音略微沙啞,他最近幾天由于高強度上課,扁桃體已經發炎。

        在校園招聘會上,家教未必是畢業生的熱門選項。

        眼下,美好的暑假已經到來,但城市里的小朋友們并不輕松。奧數班,鋼琴班,以及各個家教機構,都有孩子們和家長忙碌的身影。家教機構的經營者自然不愿錯過每一個暑假的補課“盛況”,在假期來臨之際趕忙“招兵買馬”。

        像小天這樣年輕的家教,在夏天的上海還有許許多多。7月初,《新民周刊》記者采訪到幾位青年家教。身份與人生階段各不相同,對于家教這份工作,卻各自已品嘗過各種酸甜苦辣。總體來說,青年家教是否能盡快成長起來,填充進市場,是家教機構甚至家長們所關心的。而青年家教群體,卻各自對未來有著不同的期許。

        家教機構求賢若渴

        “這邊想通知你,面試已經通過了,請下周一早上帶好相關證件來辦理入職。”就在今年7月初,24歲的王赟(化名)找到了他人生當中第一份正式工作,盡管他從學校畢業已經兩年。如今,作為上海樹元教育機構的一名語文老師,說到能獲得這份工作,王赟提到最多的詞是“運氣”。

        在接受《新民周刊》記者采訪時,王赟表示,由于高中時偏科嚴重,自己當年并未能考上本科,而大專學歷在當下人才濟濟的上海,的確沒什么亮點。當初從學校畢業后,他和很多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并沒有想好未來要做什么。很快,在母親再三勸阻下,便回到安徽老家。不過,小鎮青年的生活并未能一直延續下去。

        在報考公務員以一分之差與目標失之交臂后,王赟也放棄了之前的生活。“在老家,一個月拿2000塊錢的工資,我不想再繼續過這種日子了。我就跟我媽說,我很多朋友都在上海,我再回去肯定不會餓死。”王赟對記者說。就這樣,在6月底,帶著工作一年多積攢下的一筆“啟動資金”,王赟在暑假來臨之際,上海的家教機構用人正值高峰時回來了。

        青年家教是否能盡快成長起來,填充進市場,是家教機構甚至家長們所關心的。而青年家教群體,卻各自對未來有著不同的期許。

        重新來到上海,就得面臨找工作的問題。“來了就開始在網上投簡歷,什么都投,投家教,也投廣告公司的文案。但是我也看學歷要求,明確寫著要本科以上的話一般就算了。有一天剛給一家招語文家教的機構投完簡歷,對方就打電話叫我面試了。我記得他們招聘廣告上寫著‘急招家教’,我后來想,可能真的是暑假來了,他們很缺人吧。”在談到之前的求職經歷時,王赟表示一切來得都很突然。電話里,當樹元教育的人問起學歷,王赟為了面試的機會,并未告訴對方自己大專畢業,也沒交代自己其實沒有教師資格證。

        當天下午,王赟惴惴不安地去參加家教工作的面試。不過,面試居然比他想象的要順利很多。“先是跟行政聊了聊,她有問我職業規劃什么的,我答不上來,她就說‘感覺你比較迷茫’,我也覺得我之前是迷茫的。接著讓我做一份初三的語文試卷,我是學中文的,這倒沒什么難度。后面做完了讓我試講這張試卷,可能試卷做得不錯,講得也還行,就讓我過了,雖然我之前從來沒給別人講過課,一次也沒有。”除了覺得自己面試當天臨場發揮比較好,王赟還是將一切歸功于“運氣”。但對于家教機構來說,缺員成為許多機構的常態。缺少合格的家教老師,缺少有著長期合同的家教老師,成為令許多機構HR傷腦筋的問題。特別是在偏遠一些的地方、不通地鐵的小區,甚至很難找到兼職家教。當然,這也與家教被機構盤剝過猛有關。

        沒有本科學歷,沒有教師資格證,也沒有經過上崗前的培訓,王赟就這樣當上了全職家教。現在他一周工作6天,每天“朝九晚五”,是不能更標準的“996”模式。每月的工資由底薪與課時費構成,底薪每月2800元。由于剛剛開始從事這一行,機構只讓他帶“一對一”的小課,每節小課通常是兩小時,每小時的工資40元。而據他描述,每小時40元的時薪是暫時的,負責人告訴他隨著上課越來越多,會慢慢漲到每小時70元。而事實上,機構向外“一對一”補課的收費是每小時300元。

        “現在有時候一天6小時,也有4小時,不過不論上不上課,都得在辦公室里坐著。可能到學生開學后會輕松一點,不用每天上這么長時間。”在被記者問到目前的狀態時,王赟表示自己靠著“運氣”渡過了第一關,接下來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從“菜鳥”到“名師”

        “老師!結果公布了,我已經被華東理工大學錄取啦!”前不久,小天曾經輔導過的一名男生激動地在微信上與他分享金榜題名的好消息。剛剛成為小天的學生時,這名男生在全市模擬考的語文成績只有80分,而半年后的高考,他完成了從80到110分的逆襲。

        作為在校大學生,像小天與小倩這樣有過多年家教經驗的并不多見。更多的是短期兼職,因而不得不面臨未來的就業問題。

        與剛剛入行的王赟不同,年紀更小的小天,卻儼然是一名家教“老行家”。從本科開始兼職做家教,到如今讀研究生仍在堅持,小天已經與所在的培訓機構合作了4年。這4年的合作,也讓他從“菜鳥”變成為該機構補課費用最高的老師:高中語文的“一對一”輔導,每小時250元,每節課500元。這一收入足足是王赟的5倍。

        除了賺的錢更多,小天在機構里已經小有名氣,哪怕他只是一名兼職老師。“這么幾年下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情人節那天,為了表達我的‘愛意’,我給每位同學準備了巧克力和紙片。結果他們反而集體吐槽我是單身。之后的那節課,居然還有學生幫我做了地推版本的‘尋偶啟事’,甚至有人在相親網站上掛了我的名字。當然,哪怕他們跟我玩各種花樣,我知道他們還是愛我的。” 小天表示,自己上課不見得有多么出色,反而有可能是比較好相處,這樣一來容易和學生拉近距離,很容易同他們打成一片。

        暢銷排行榜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